黑龙江新增16例,金点子创业加盟网今天小年告别灶神,看完后我惊呆了!

点击数:68
发布时间:2020-7-11 20:25:46

  说话的是办公室一个年纪较大的女同事,她是结婚有孩子的人,最看不惯的就是白馥这样仗着年轻漂亮就对别人的老公勾勾搭搭的狐狸精,那个白馥可真够恶心的,天天对着简总脆生生娇滴滴的喊着简哥,鸡毛蒜皮的小事也要借着两人同出一个母校的缘分找简总帮忙,当她的那点小心思掩饰的很好似的,其实办公室里,谁看不出来这个小姑娘的想法呢。

  【我可能就是那些人口中和简雨来拉拉扯扯的小混混吧,其实我和简雨来根本就不是什么男女朋友的关系,我和她只是住对门的邻居,那一天也只是因为我父母的嘱托去学校接她罢了,因为简雨来做的咸菜很好吃,我妈妈买了很多大白菜请她帮忙,作为感谢,她可以拿走一坛腌好的咸菜,这段时间我一直不敢站出来,因为我也怕了,怕大家骂简雨来的那些话,会同样落在我的身上,因为我出生贫民区,我初中没读完就辍学打工,可能我也是那些人口中底层的烂虫吧,因为我的胆小,让简雨来受了很多的冤屈,这是我的错】

  在得知自己坐上皇位这些年不仅广纳妃嫔,生了诸多皇子皇女的消息时,简西的脸色都变绛紫色了,尤其是当他得知自己刚刚见到的那个小皇子并不是他和柳英华的亲生儿子,而是他和一个宫女所生,那个小皇子只是从小被柳英华抱到身边养着的消息时,更是脸色铁青。

  简西面露诧异,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颇为好气地看着赵夏艳的眼睛反问道:“不然你以为我在做什么?搞外遇?你看我忙着工作头顶的头发都快掉没了,哪来的时间精力再养一个小妖精?别说时间跟不上,体力也做不到啊。”

空旷的楼顶上风很大,何念念却一点儿不觉得冷,她抬起头,迎着风,用力地擦着眼睛不让眼泪流下来,然后攥着胸口,痛苦地说:“何念念,没事的,没事的。”她说完,就听到了一阵咳嗽声,何念念浑身一僵,迅速地转过头,就见顾响站在不远的地方。